1. <legend id="7naxk"></legend>
      <li id="7naxk"><acronym id="7naxk"></acronym></li>
      <em id="7naxk"><acronym id="7naxk"><input id="7naxk"></input></acronym></em>

      <th id="7naxk"></th>

          <progress id="7naxk"></progress>
          大興水利水電勘測研究會

          【行業信息】長三角聯手用最嚴標準管理 保障區域飲用水安全

          華東給水排水2021-10-06 14:46:12

          飲水思源,投桃報李

          “兩江并舉”是上海的原水供應理念之一,分別指長江和黃浦江。其中原水供應規模占總量三成左右的黃浦江上游水源地,地處太湖流域下游,在來水水質、水量上相對“被動”,離不開上游的援手。2016年底,隨著黃浦江上游水源地工程正式通水,上海市、浙江省從太浦河取水的規模和供水覆蓋范圍大幅擴大,上下游聯手保障太浦河供水安全的必要性愈發突出。

          從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了解到,2016年底至今,太浦河上游多次啟動泵站向下游供水,確保了下游水量的充沛,也通過“稀釋”,將水中污染因子的隱患降到最低。2017年11月4日,水利部太湖流域管理局收到浙江省防辦和嘉興市水利局來電和書面來函,反映紅旗塘水體異常,立即研究決定加大太浦閘供水流量至200立方米/秒。截至2017年11月8日11時,太浦閘大流量供水約7500萬立方米,促進了下游河網水體流動,改善了河網水環境,下游上海5區670萬人的飲用水供應和安全沒有受到絲毫影響。

          其實,太浦河也是浙江部分地區的飲用水水源地,上游確保安全,既是對自己負責,也惠及下游百姓。據了解,太浦河飲用水水源地橫跨姚莊、西塘、陶莊三個鄉鎮,這片保護區承擔著嘉善縣、平湖市兩地幾十萬人口的飲用水供應任務。自2009年起,包括水閘建設、水系溝通、水環境監測、污水治理等工程在內的一系列舉措落到實處,從源頭減輕了上海確保飲用水安全的壓力。

          飲水思源,在得到上游幫助的同時,上海也不忘投桃報李。為給兩地飲用水保障再加一道“安全鎖”,上海和嘉善簽訂協議,嘗試共享備用水源。當太浦河發生水質污染影響兩地飲用水水質時,上海會啟動備用水源,利用原水管線向嘉善提供21萬噸/日的反向供水。

          “目標一致后,長三角在水體的功能定位、標準制定以及后續管理上,就能達成共識?!鄙虾J兴畡站重撠熑吮硎?,更多深入的協作將在長三角展開,其中最重要的一項,是讓上下游在水體功能保護的目標上達成一致,避免上游把水體作為泄洪通道,而下游把水體作為水源地的情況。因此,不少水體所在區域將來可能視作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用最嚴苛的飲用水標準來管理。



          淡化邊界,齊心治污

          水體污染的根子在岸上,只有上下游齊心拔除污染源,才能確保長治久清。

          根據長三角區域水污染防治協作實施方案,長三角要嚴格按照“一個水源地、一套整治方案、一抓到底”原則,開展集中式飲用水水源地環保執法專項行動,到2020年,完成與飲用水水源地布局存在沖突的港口、?;反a頭岸線的整改。

          在上海轄區內,環保部門始終緊盯飲用水源地環境,2015年至今,累計排查飲用水源地環境風險企業3000余戶次,嚴厲打擊未經批準新設排污口、新改擴建項目等違法行為,累計處罰2360余萬元。如今,上海飲用水源地二級保護區內再無違法企業。

          “未經批準,哪怕新建一個辦公樓,也絕不容許?!鄙虾J协h境監察總隊負責人表示,去年10月,總隊就查處了一個在飲用水源地二級保護區內的道路大修工程項目,該項目因未經批準擅自在保護區內新建并投用辦公用房等輔助設施,被處以20萬元罰款。目前,相關違建設施已全部清拆。

          在浙江,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問題整治也是重中之重。浙江已全面啟動縣級及以上飲用水水源地環境問題整治,并對轄區內92個縣級及以上飲用水水源地完成排查。截至今年5月,共發現69個水源地存在各類環境問題241個,這些問題將于今年年底全面完成整治。

          各類威脅飲用水源地的污染源中,水葫蘆等水生植物的泛濫是一道難題。目前,太湖流域已建立“水葫蘆防控工作聯絡組”,在各區域關鍵節點對水葫蘆采取監控,做到及時預警、及早發現、快速處置。

          在上海金山區,12處監控探頭被設在河道敞開片和保潔碼頭等地,借助聯防聯控機制,8處監控探頭向嘉善省際邊界的河道延伸,大幅提前了監控到水葫蘆的時間。結合監控采集到的數據,金山區在水葫蘆多發區布控了40多個攔截設施,盡可能把水葫蘆消滅在區域內。

          和金山區相比,上海青浦區情況有所不同。青浦、昆山、吳江、嘉善四地界河共67條段,這些河湖水面寬廣且大多為主要航道,無法設置攔截設施。近期,四地簽署水域保潔一體化協作框架協議,針對長白蕩、千燈浦、太浦河、大蒸港等8處水葫蘆入滬主要通道,由四方各自安排自動打撈船只共同開展打撈處置,進一步提高了打撈處置效率。



          來源:解放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