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egend id="7naxk"></legend>
      <li id="7naxk"><acronym id="7naxk"></acronym></li>
      <em id="7naxk"><acronym id="7naxk"><input id="7naxk"></input></acronym></em>

      <th id="7naxk"></th>

          <progress id="7naxk"></progress>
          大興水利水電勘測研究會

          走火入魔的四川水電開發:干流支流一網打盡,連山泉水都不放過

          槽不吐不快2021-11-02 14:06:27

          請點擊上方藍字關注我↑↑↑謝謝


          四川4000多座水電站,全長168km的雜谷腦河就占了百分之一


          本文將為大家講述四川小水電開發的冰山一角。


          這個故事發生在阿壩藏族羌族自治州理縣。恩,去過理縣的朋友都知道那里有中國最大的紅葉景區米亞羅,那里遍布雪山和森林。


          從成都出發,往西北方向進發,過了都江堰,沿著512地震之后修建的都汶高速,經過龍門山區的一個又一個隧道,很快就能抵達岷江邊的汶川縣。


          在汶川縣,岷江接納了它的支流雜谷腦河后,水量驟增,湍急的奔向成都平原。


          雜谷腦河,正是這篇故事的主角。這條河流的名字很有趣,但其實是因為它流過了一個叫做雜谷腦鎮的地方,也就是理縣縣政府的所在地。


          雜谷腦河從理縣縣城流過


          這條河流從海拔4000多米的鷓鴣山發源,沿途接納了眾多支流,也串起了米亞羅、畢棚溝等著名旅游勝地。


          但這條不大的河流,其水電開發的強度十分可怕,它的幾條小支流也同樣可怕。有的剛發源不久,就被攔腰截斷用來發電了。


          從汶川縣沿著雜谷腦河逆流而上的路線,恰好是川藏北線317國道。雜谷腦河谷是一個大工地,正在修建汶川到馬爾康的高速公路,這條高速公路最終會和青?;ň酶咚龠B接起來,目的地是新疆。


          讓我們從源頭審視這條河流的創傷吧。


          5月份,海拔4000多米的鷓鴣山,依舊沒有多少綠色。雪山融水從兩個山谷間流出,匯合在一起,形成了雜谷腦河最初的樣子。




          自此,雜谷腦河開始了長達168km的旅途。這條河流從源頭到注入岷江,海拔落差高達3092米,如此高的水能儲藏,給它帶來了災難。


          在水電開發者的眼中,這是一條極好馴服的河流。馴服的辦法是一庫七級。雜谷腦河自2000年進入華電的視野,命運徹底被改變了。


          華電成立了雜谷腦河水電開發公司,僅用了2年時間,就建成了紅葉二級水電站,創造了中國水電站建設的超級速度。


          2007年,雜谷腦一庫七級的龍頭水庫獅子坪建成,雜谷腦河自誕生以來,進入徹底被人類控制的生命周期。


          獅子坪水庫,拍攝于2017年5月



          獅子坪大壩下,波濤洶涌變為涓涓細流


          雜谷腦河上的其他水電站在后期陸續建成,幾乎每隔18公里,就有一座水電站。這些水電站在枯水期不放水,導致河道脫水,斷流,給當地生態和村民的生活帶來嚴重影響。


          從獅子坪開始,紅葉二級電站、理縣水電站、危關水電站、甘堡水電站、薛城水電站、古城水電站、上莊水電站,桑坪水電站貪婪的榨取雜谷腦的河水。


          從此雜谷腦河的河水不是在隧洞里,就是在管道里,很少能跟河床在一起了,也再也不能滋養沿岸的生命,沿岸的人們,沿岸的土地。


          紅葉二級電站,下游河段脫水嚴重


          甘堡電站,下泄的水量超過雜谷腦河干流水量


          下莊水電站


          “水電站的修筑,對水生生物和陸生生態將產生沉重的打擊”,四川省環科院生態所所長張秋勁認為,電站的影響絕不僅僅是毀滅幾種魚,而是會對一個山區環境產生立體的負面影響,比如會引起山體滑坡和水土流失。人從河谷遷到坡地,為了生存,又會自然地砍伐辟地,會破壞水土涵養地。


          住在雜谷腦河邊的孫元龍和吳正山兩家人正深受其苦。他們的家在317國道旁邊,靠近紅葉二級電站和一顆印河溝,紅葉電站枯季不放水,洪水期放水。一顆印河溝上有一個浙江老板的小電站。夏季的暴雨,山洪連帶著小電站的廢渣、泥石流傾盆而下,不僅沖毀了一片優美的柏樹林,還把十余個光腳下地的農民困在山上,好幾天才被武警救下來。


          雜谷腦的干流,徹底被開發完畢。作為重要組成部分的支流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時候,支流對河流生態意義巨大,當干流遭受破壞的時候,很多支流可以成為眾多水生生物的避難所。從某種意義上說,大江大河的生態,很大一部分要靠支流維系。但雜谷腦河顯然沒有這樣的待遇。


          沿著理縣縣城逆雜谷腦河而上,不到10km的路程,我們看到匯入雜谷腦河的一條支流是基本干涸的。沿著這條河流隱約可以看到遠處的雪山。



          沿著這條河流進去沒多遠,我們就看到了一座水電站,水電站發電后的水下泄到河道里,流了沒多遠,就滲到石頭底下了。而水電站之上的河段,完全是干涸的。也就是說,這個電站的上游還有電站。



          更讓我們吃驚的是,這座水電站的旁邊有一個村莊。村莊旁的山谷里流出一股不大的小溪水,在普通人看來,連河都算不上,勉強可以稱為山泉水。但就是這股山泉水,居然也被水電站引去發電了,令人咋舌。



          山間的小溪流都不放過


          好一個全方位見縫插針的開發。四川在水電開發上已經不是瘋狂,而是走火入魔了。


          從這個山谷出去,繼續沿著317國道前行,從下一個山谷拐進去,就會抵達著名的畢棚溝風景名勝區。山谷流淌的是雜谷腦河的另一條支流梭羅河。



          沿著這條河,一路盡是酒店。但水電站似乎毫不在意會影響旅游業的發展,它會非常突兀的出現,把河水攔截住。于是一段河流有水,一段河流就沒水。



          梭羅溝最大的水電站紅葉


          梭羅河不長,開車用不了一個小時就能到盡頭。它的盡頭居然是一座雪山,可以非常清晰的看到梭羅河從雪山的山谷里流出來。



          梭羅河源頭的生態十分原始,河水自發源后就在森林中穿行,一切靜逸而美好。


          在森林中穿行的梭羅河


          但這樣如世外桃源,如夢境般的存在,沒過多久就被打碎了。第一個水電站就建在距離源頭沒多遠處。




          這座水電站建在梭羅河的一條支流匯入梭羅河的地方。這條支流完全沒有河流的樣子,河床上只剩下巨石??雌饋?,梭羅河的支流也完全被水電站給奪走了。


          站在梭羅溝支流的河床上


          水電站之下的梭羅河已經看不出河流的樣子


          我們未能去到雜谷腦河的所有支流,但估計情形都是一樣的。


          雜谷腦河全長只有168km,但水電站卻多達50多座,除了干流的9座,其余均位于支流,或者支流的支流??梢哉f,雜谷腦河實現了全流域,無死角的徹底開發。四川用實際行動說明了,什么是水電開發的最高境界。


          因為水電站,雜谷腦河流域的生態徹底奔潰了。挽救雜谷腦河唯一的辦法就是拆除所有支流上的水電站。


          挽救雜谷腦河,就要打破雜谷腦河目前雜亂無章的開發局面:


          笫一,水電開發業主五花八門:有國有的、集體的、股份的、私人的,而各種所有制中又有不同的業主,隸屬不同的老板,各為其主,缺乏協調、協商、協同, 缺乏對流域社會經濟發展和對流域生態環境保護的責仼分擔。


          笫二,水電開發各取所需,見縫插針,大的裝機容量幾萬千瓦,小的幾百千瓦,中間的幾千千瓦。開發 方式中有引水入洞式、徑流式、筑埧庫區式 、管道式,基本上不考慮河流生態用水。


          第三,缺乏環境綜合治理責仼和措施,對廢渣、填方、水量分配、移民搬遷、生態恢復等各水電站各行其是,遺留問題多。


          雜谷腦河雖小,問題卻不小。它是整個四川水電開發的縮影,雜谷腦的未來就是四川河流的選擇,而擁有一個怎樣的未來,全靠我們怎么樣去選擇。



          參考文獻:


          雜谷腦河水電無序開發令人憂


          水電開發"搞垮"西南生態 長江上游百種魚將滅絕


          【更多文章】


          四川水電開發有多瘋狂?連大熊貓生態廊道都不放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