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egend id="7naxk"></legend>
      <li id="7naxk"><acronym id="7naxk"></acronym></li>
      <em id="7naxk"><acronym id="7naxk"><input id="7naxk"></input></acronym></em>

      <th id="7naxk"></th>

          <progress id="7naxk"></progress>
          大興水利水電勘測研究會

          中國水電與水資源開發

          水利人2021-10-18 09:20:09



          本文來自《第四屆國際清潔能源論壇藍皮書》,作者張博庭。



          中國水電與水資源開發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 張博庭


          引言

          我國的水電資源非常豐富,并且由于是近代才開始大規模開發的,明顯的具有后發優勢。因此,目前中國水電的開發技術、水平和成就,都在國際上已處于領先地位,但在開發利用的程度上,中國還與發達國家有較大的差距。因此,我國還存在著一系列的水資源和能源安全問題,需要通過加速水電的開發來解決。為此,本文將從中國的水電開發的資源、作用、現狀,以及存在的問題和解決的建議等方面進行探討。

          一、水電開發的作用和特點

          1.1、能源利用是人類的標志

          從動物進化到人,最重要分水嶺就是使用火。人類文明不僅從能源開始,而且使用能源的方式,一直是人類文明不同發展階段的最重要標志。工業化以來,根據有關學者的分類,人類社會經文明歷有:第一次工業革命來自工業印刷技術和使用煤炭的蒸汽機的結合;第二次工業革命則是電信技術和使用燃油的內燃機帶來的。當前我們正處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前夜,通說認為這場革命將是信息網絡和可再生能源結合的產物。

          可持續發展需要的可再生的能源。地球上的化石能源都是幾億年來動植物的軀體積累構成的,它們在漫長的生長過程中吸收了大量的太陽能,逐步形成了化石能源。但是,當人們學會使用化石能源之后,這種能源的消耗速度,就遠遠大于它的積累速度了。煤炭、石油、天然氣、頁巖氣、可燃冰。所有這些能源都加起來,相對于人類社會未來的需求,絕對是杯水車薪。

          在人類的工業化之前,人們還沒有能力大規模開采煤炭、石油。因此,人類活動對地球碳循環的影響是極其有限的。但當我們學會了開采利用煤炭、石油等化石能源之后,大量的化石能源被燃燒,不斷排放出二氧化碳和其它溫室氣體。使得原來沉積在地下的碳元素,大量地被釋放到空氣中去。這必然會導致地球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含量急劇升高,帶來強烈的溫室效應,最終可能會產生冰山融化、海水上漲、淹沒大陸、氣候環境變化異常等一系列可怕的后果。當前,過量的溫室氣體排放,已經成為當前人類社會可持續發展的最大生態難題。

          如何解決這一生態難題?同樣是盡可能的開發和利用可再生的能源,不要讓幾億年來沉積在地下的化石能源中的碳元素,重新釋放到大氣層中去。因此,以人類可持續發展為標志的第三次工業革命中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利用可再生能源。

          1.2、水電是全球替代化能源的第一主力

          工業化以來,全球水電的開發應用是減少世界溫室氣體排放的最大功臣。盡管目前各種媒體所宣傳的可再生能源,大都以風能、太陽能和生物質能為主。但是,事實上由于受到技術水平和能量密度的局限,水電仍然是當前最有效率、最起作用的可再生能源。據統計目前在全球的可再生能源發電領域內水電的比重高達80%,在中國這一比例,更是接近85%。水電是當前最成熟,效率最高、最重要的可再生能源,這就是世界的現實。[1]

          當然,由于可開發的水電資源總量是有限的,未來隨著人們科技的進步,太陽能的直接利用,會逐漸將成為最主要的可再生能源形式。但是在目前,全球可以利用的其它所有形式的可再生能源量的總和,恐怕還要與水電的減排作用相差很多。不僅如此,由于具有調節性水庫的水電站通常具有很好的可調節性,往往能夠很好的解決風能、太陽能發電入網的間歇性的矛盾。此外,一些專門修建的抽水蓄能水電站,是目前最高效、最經濟的儲能調峰手段,因此,可以說水電的開發,是人類開發和利用其它可再生能源的基礎和保障。按照技術水平和開發順序,水電、風電、太陽能應該是人類開發利用可再生能源的三部曲。

          1.3、 水電開發的作用并不局限于能源

          水電開發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往往需要和水資源開發同時完成。自然界中的水資源量總是隨著時空不斷的變化著的,然而,人們對水資源的要求則是非??量痰?,太多了不行(產生洪水泛濫),太少了同樣也不行(干旱少雨,甚至危及生命)。

          到目前為止,受到人類的科技水平的局限,人為大規模蓄水的方式只有建造水庫這樣一個方式,所以,水庫的建設就是現代人類社會文明,必不可少的內容。在古代,由于社會的人口密度低,同時每個對水資源的需求量也不大,所以,水資源的時空矛盾,沒有像現代這么尖銳。但是,進入現代社會以來,天然水資源的時空分布不均,已經成為人類文明發展最主要矛盾。

          因此,水電開發的另外一個潛在的,沒有被社會輿論充分重視的作用是,儲水設施(大水庫)的建設。進入現代社會以來,由于人口的增長和生活用水量的大幅度增加,天然水資源的時空分布不均,已經成為人類文明發展最主要矛盾。過去以洪澇災害為主要威脅的農耕社會,已經向洪澇與干旱交替出現,近年來由水資源短缺造成的干旱正在成為威脅人類生存和發展的主要矛盾。為此,我們特別需要強調和重視在水電開發的同時完成的水資源開發的重要性。

          1.4、社會的文明程度與水資源開發成正比

          從2006年起,聯合國每三年發布一次的《世界水資源報告》幾乎都要強調“世界的水資源本來是夠用的,只不過由于設施不足、管理不善”而造成了水資源的危機。也就是說,水資源的時空分布不均,已經成為人類水資源問題的最主要矛盾之一。而目前我們人類解決水資源時空分布不均矛盾的手段,除了建設水庫大壩(調蓄水資源)之外,還沒有別的辦法。

          根據聯合國有關機構的一個調查結論。人類發展指數(一個包括GDP和教育、醫療等方面的綜合評價指標)為一介于0和1之間的數,數值越接近于1表示人類發展水平越高。通過對全球50余個國家2007年的人類發展指數與大壩水庫發展數據計算結果顯示:HDI大于0.9的國家,人均庫容為3184立方米,HDI介于0.7~0.8的國家,人均庫容量541,HDI介于0.5~0.6的國家,人均庫容量僅為125??梢?,儲水蓄水能力與可持續發展的關系之密切。[2]

          不過,由于水電開發的經濟回報往往比水資源開發更容易體現出來,所以,各國幾乎都是以水電開發帶動大型水庫的建設。因此, 對于經濟落后的發展中國家,由于經濟能力的局限不僅水電開發程度不高,而且水資源的調控能力也往往是不足的。

          1.5、調控水資源的水庫建設與水電開發密不可分

          為了讓世界各國注重水資源開發與水電開發之間的緊密聯系,2014年聯合國確定的世界水日的主題就是“水與能源”。根據中國的經驗,強調這一關系十分重要。例如,中國的三峽不僅是全球最大的水電站,同時還是中國最重要的水資源調控水庫。一般來說,一個國家的水電開發與水資源 的開發(水庫儲水能力與水資源量之比)往往是同步的。中國目前的水電開發程度是39%,水資源開發程度大約是30%。而美國的水電開發率為70%左右,水資源開發率約為60%。所以,相對于中國,美國的水庫往往能儲存更多的洪水,抵御更大的干旱。未來當中國水電開發程度接近80%時,中國的水庫蓄水能力也將與美國相當。洪澇和干旱經常交替出現的水資源矛盾,也將得到解決。

          水庫大壩的建設與水電開發往往是密不可分的。因為大型的水庫在泄水的時候,將產生巨大能量。這種能量如果不能有效的加以控制、消除,將會對水庫大壩的安全構成巨大的威脅。與此同時,迫于現代社會對于能源的需求,現代的社會幾乎不可能不去利用水庫泄水所產生的這一巨大能量發電。所以,目前水電開發往往是一種更科學、更高效的水庫大壩建設方式。

          總之,一個國家水電開發的重要性,不僅在于能夠提供可再生的清潔能源,更在于在水電開發的同時為社會的生存和發展提供必要的水資源保障。

          二、中國的水電資源和開發現狀

          2.1、中國的水電資源

          根據2003年全國水力資源復查成果,我國2006年正式頒布的水能資源理論蘊藏年電量6.08萬億kWh,可裝機容量6.94億kW;技術可開發年發電量2.47萬億kWh,裝機容量5.42億kW;經濟可開發年發電量1.75萬億kWh,裝機容量4.02億kW。這次資源復查的范圍是我國大陸境內河流裝機容量1萬kW及以上的3886條河流,和單站不小于500千瓦的水電站。[3]

          此后,水利部門又組織了對小水電的資源的普查,可裝機資源量略有增加。2012年,根據水利部門對小水電的普查和2007年對雅魯藏布江下游河段現場考察和初步規劃情況,有關部門在正式出版的《中國水電科技發展報告》中,對中國的水能資源蘊藏量進行了部分的修正。修正后的中國水電技術可開發裝機容量6.04億kW,年發電量2.72萬億kWh。[3]

          2.2、大量的工程實踐,使得我國多項水電技術領先

          由于我國的水電資源極其豐富,而且大多數工程都是最近一二十年進行開發的,大量的利用了近代的新技術、新材料,具有明顯的后發優勢。因此,我國在水電建設的設計、施工、和機組制造等很多方面,都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列如,在水電站的泄洪消能技術方面,我國取得了多項的創新和發展。泄洪消能工的壩體型:有窄縫式消能工、寬尾墩消能工、寬尾墩+挑流/底流/戽流溢流面臺階消能工、高低坎碰撞消能、洞內消能工、水平旋流消能、豎井旋流消能等等。這使得我國水電站的泄洪流量,從每秒數千提高至數萬立方米。泄洪的高速水流:從20m/s、30m/s, 40m/s逐漸提高 50m/s。與此同時,摻氣減蝕和耐磨材料技術的研究及其應用,也使得我國的水電站泄洪消能水平,得到了極大的提高。無論是理論科研還是工程實踐,都處于世界絕對領先的地位。

          在復雜地質環境的地下工程技術方面,我國的高邊墻大跨度地下洞室技術;深埋大斷面長隧洞工程技術;高壓鋼筋混凝土岔管技術;高水頭氣墊式調壓井技術,都實現了巨大的突破。例如,在水電站高邊坡的安全處理方面,我國的龍灘水電站左岸進水口高邊坡,高度達435m。錦屏一級水電站左岸壩肩邊坡,高度530m,而小灣水電站左岸壩前堆積體高邊坡,高度已經達700m。

          在大型機組制造安裝技術方面,不僅世界上的單機容量70萬kW的巨型機組,絕大多數都安裝在中國。而且我國的向家壩水電站首次研發和使用了單機容量80萬kW的水電機組。我國的白鶴灘水電的單機 100萬kW的巨型機組也已經在設計和制造中。

          總之,由于我國的水電站設計、施工、建設以及設備制造和安裝方面技術的全面領先,當前很多世界級的水電工程難題,只有中國有能力或者說有經驗解決。因此,目前在國際水利水電建設的市場上,中國已經占有絕對的優勢。我國的水電承包商遍布世界各地,中國企業目前至少在80多個國家承擔了300多個海外水電和大壩建設項目。中國的先進水電技術,正在為全球的水利水電開發和節能減排做貢獻。[3]

          2.3、我國水電建設舉世矚目,創造了多項世界之最

          很多人都知道,世界上最大裝機的水電站是裝機2250萬kW的中國的長江三峽水電站。但是,一般人可能并不清楚,世界上最長、最大的引水隧洞的水電站,是我國雅礱江上的錦屏二級水電站。該電站的引水隧洞長度達到17公里。世界上最高混凝土雙曲拱壩,是中國305米高的錦屏一級大壩;世界上最高的碾壓混凝土壩,是我國紅水河上的廣西龍灘水電站;世界上最高的面板堆石壩是我國湖北清江上233米高的水布亞水電站。這些水電和大壩建設方面的世界記錄,都是在最近一些年,由中國水電工作者刷新的。支撐這些世界之最的,是我國在水電設計、施工、建設方面大量的科研投入和工程實踐。

          三、中國水電與水資源開發的某些特點

          3.1、水電是中國能源中最大的資源優勢

          首先,我國各種能源資源儲量往往絕對數量較大,但由于人口基數大人均能源資源相對不足。一般僅為世界平均水平的二分之一。其次,水能是我國能源的重要組成部分。人均占有量為世界的平均水平的81%,是我國各類能源中最接近世界平均水平的資源。水能資源豐富是中國能源的最大優勢。非常幸運的是,水能資源是一種可再生的能源,只要有效的加以開發利用,將會永不枯竭。然而,水能可再生資源的另一個顯著特點就是,不能保存。如不開發利用,將隨著時間流逝??傊?,水能資源的特點是開發利用,無窮無盡,不開發利用,就等于沒有。

          今后隨著世界化石能源資源的日益減少,我國能源緊缺的局面將會越來越嚴峻,而解決這一矛盾的根本出路,恐怕就在于更多的應用可資生能源。在目前的科技水平下,開發利用水電是目前我們最現實、最可行、最主要的一個解決方式。

          此外,水電的可調節性(包括抽水蓄能電站),還可以為其它可再生能源的大規模開發利用提供支撐和保障。只有盡可能多的利用各種可再生能源,我們才能夠把盡可能多的不可再生資源留給后代。實現可持續發展。

          上述這些特點,使得水電的開發利用不僅在中國能源的構成,而且在結構調整中也處于舉足輕重的關鍵地位。

          3.2、巨大建設成就掩蓋下的開發程度不高

          由于有世界第三級(青藏高原)的存在,所以同樣的河流、同樣的水量,在中國能得到高于國外幾倍的水能。毫無疑問,這是我國一個巨大的優勢,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使得我國的水能資源儲量全球第一,資源量的比重高達全球的15%。但這種優勢也在某種程度上掩蓋了中國目前的水電資源開發程度還不高,以及相應的水資源調控能力還不夠強的弱點。

          截止2014年底,中國水電裝機3.018億kW,年發電量10661億kWh。這個數字大約已經占到了全球已開發水電總量的30%,與其他國家相比,我國的水電裝機和發電量,大約是排在全球第二位的國家的3倍左右。但是要說到水電的開發程度,我國與世界上的發達國家,卻還有較大的差距。目前發達國家的水電開發程度,普遍都在60%到95%之間。而我國到2014年底水電的開發程度僅為技術可開發(發電量)的39%。

          3.3、水電開發程度不高影響了水資源的開發

          中國的河流坡降大的特點,不僅使得中國水電開發總量雖然已經很大,但是開發程度卻還不高。同時也影響著中國水資源的開發程度。前不久,中國水資源專家工程院王浩院士介紹說“表示一個國家水庫蓄水能力與河流徑流量之比的庫容系數,歐洲國家通常是0.9以上,美國是0.66,而我們中國目前還不足0.3”。

          這種情況幾乎是很多人想象不到的。因為很多人都知道中國已建的各種大壩有9萬多座,是當之無愧的世界第一。按照一般的理解,水庫大壩建設得多,攔蓄水資源的能力當然也應該更強。但是,由于中國的河流的坡降普遍很大,所以,我國的水庫所能攔蓄的水量普遍相對較少。因此,迄今為止中國的水庫蓄水量,與社會發展的正常需要還有著巨大的差距。庫容系數低的直接后果,就是調控水資源時空分布矛盾的能力不足,導致水多、水少的矛盾同時存在,洪澇和干旱災害經常交替出現。

          中國的國土面積和水資源總量都與美國相近,但中國的水庫蓄水能力,尤其水庫的總有效庫容,還不足美國的一半。相對與中國的人口基數,中國與美國的人均水庫庫容更是差距巨大。相比之下,美國的綠水青山,自然災害少,很大程度上就是由于他們的庫容大,可以吸納更多的洪水,抵御更大的干旱。我國生態環境上的巨大差距,恰恰體現在水庫的蓄水能力上。例如:美國胡佛水壩基本上不泄洪。我國三峽每年都要泄洪多次。泄洪的根本原因就是水庫庫容不夠,不泄的話,隨后到來的洪水很可能會形成災害。水庫庫容大了之后,洪水就是資源、是財富。但如果水庫庫容不夠,洪水就是危險,是災害。與此同時,也只有水庫的庫容大了,抗旱的能力才會增強。

          由于水庫蓄水能力上的差距,同樣的洪水在美國則能夠被存在水庫里,而到了中國則需要疲于奔命的排到海里,稍有不慎就會造成洪澇災害。作為減災存在水庫里的洪水,到了枯水季節就變成了寶貴的水資源。事實上,中國和一些欠發達目前所謂的水資源短缺,在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真正的短缺,而是水庫的調蓄能力的不足。

          這也是聯合國的《世界水資源報告》經常要強調“世界的水資源本來是夠用的,只不過由于設施不足、管理不善,而造成了水資源的危機”的重要理由。

          3 4、 發展的看待中國水電的潛力

          目前很多人都喜歡以可裝機量與已裝機量之比,來計算中國的水電開發程度。按照可裝機容量計算,中國的水電開發程度已經近50%,似乎已經沒有多大的發展潛力了。但是,如果按照國際通用的發電量之比來計算,中國的水電開發程度還不到40%,還有較大的開發潛力。國外之所以都不采用可裝機容量這個概念,就是因為這個概念有時候難以反映出真實狀況。特別是我國今后還有大量龍頭水庫需要建設,每個龍頭水庫一旦建成之后,將大幅度的增加下游已建成的梯級電站的補償發電能力。據測算,我國的水電開發,如能按照規劃達到國外發達國家的平均程度,我國的水電發電量,至少還能比目前增加一倍以上。

          與此同時,今后隨著我國水電開發程度的提高,具有龍頭水庫的電站的建成和投產,我國水電應對季節性的峰枯矛盾的能力大幅度增加。如我國的雅礱江,一旦具有調節能力的兩河口水電站都投運以后,整個雅礱江水電站群的枯期發電量將超過汛期。這種情況在很多流域,都不同程度的存在。目前歐洲一些國家之所以能夠較大規模的應用風能、太陽能發電,就是因為他們的水電開發程度非常高,因此,水電的電能質量非常好,水電成為他們調節和吸納間歇性的可再生能源的重要保障。

          四、中國水電發展所面臨的問題和制約因素

          4.1、龍頭水庫的建設滯后,亟待加速開發

          眾所周知,水電開發的實際難點在于移民和環保。因此,越是具有大水庫的水電站的開發難度就越大。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的電力體制改革雖然取得了巨大的成績,但也帶來某些市場化開發的負面作用。比如,大型水電的水資源開發社會公益性往往被其市場競爭所掩蓋,所影響。電力體制改革以前,電力部門到地方去開發水電,其受歡迎程度與目前的鐵路、水利項目幾乎一樣。但是,自從水電開發引進了市場競爭機制,由于有多家代表中央政府的國有獨資企業,紛紛到地方上去競爭水電項目,其結果導致水電項目的社會公益性被淡化。地方政府現在更習慣把開發水電的央企,看成是來賺取利潤的開發商。與此同時,具有重大的社會公益的龍頭水庫建設,也往往被看成了是開發商逐利行為的一部分。地方政府這種心態上的變化,已經導致我國水電開發中的移民和環保成本,不斷的上升。這樣幾年下來的實際結果就是,我國各流域具有調節作用的龍頭水電站的建設,普遍開發滯后(如,剛剛開始建設的兩河口、雙江口工程),有些甚至最后可能會導致夭折(如虎跳峽、龍攤二期工程)。

          目前,由于我國各流域的梯級水電建設中龍頭水庫的建設普遍滯后,下游各梯級電站的豐枯調劑能力嚴重不足。以至于很多水電站的豐枯出力嚴重不均,汛期大量棄水,枯期又因為缺水而發電能力不足,必須依靠火電幫忙。水電本應該是電網中最優質的電源,但是,由于受我國的水電開發程度不高、龍頭水庫建設滯后的影響,水電在一些地區變成了必須靠天吃飯,必須要靠電網“照顧”的劣質能源。

          目前我國一些地區這種大量徑流式水電的投產,不僅給當地的電網造成很大負擔,而且也影響國家西電東送戰略的實施。季節性的電力不僅在東部的受電地區不受歡迎,同時,由于送電效率不高,電網企業為其建設輸電線路的積極性也會受到影響。
            總之,我國當前的水電電能質量不高,主要原因是由于各流域的開發程度還不夠高,龍頭水庫建設普遍滯后。水庫的調節能力不足,不僅影響一個國家的水安全,同樣也極大影響著水力發電的電能質量(和能源安全)。我國規劃中的烏江、瀾滄江各個梯級水電站都已經基本建成,所以目前我國的烏江、瀾滄江等水電的電能質量都相對較高??梢?,我國水電的電能質量不高的問題,只是開發程度不高的暫時結果。如果能按照國家的規劃,完成好各個流域梯級水電站的建設,我國水電的電能質量完全是有保障的。

          4.2、汛期棄水嚴重,挫傷水電開發積極性

          開發水電能源的特點就是建設周期長和輸送距離遠。這經常會使得在經濟騰飛時期上馬的大批水電項目,在正式投產的時候遭遇市場飽和、難以消納和輸電線路建設不同步的困境。以四川省為例,該省是國家西電東送的重要水電基地。進入“十二五”以來,隨著大渡河、雅礱江、金沙江三大流域大型水電機組的陸續投產,配套建設的外送通道也越來越緊張。由于外送通道和水電機組投產時序的不同步,以及受受端電網制約等原因,一些地方水電的實際外送能力和方式都存在著較大的矛盾,棄水問題十分嚴重。除此之外,我國另一個水電大省——云南的汛期水電棄水不僅同樣存在,而且更加嚴重。

          以2014年為例,根據電網部門的統計,四川電網棄水(電量)97億(千瓦時),云南電網棄水170億。而根據兩省內的大型水電企業的統計,實際棄水損失都比電網公布的數字幾乎高出一倍。 [4]

          從表面上看,大量棄水的原因似乎是由于水電的集中投產、電力外送通道不足。實質上造成棄水的深層次原因,是因為在我國經濟新常態下,我國整個電力行業正在接受產能過剩和市場疲軟的嚴峻挑戰。

          4.3、煤電嚴重過剩,擠壓水電的市場空間

          在經歷過去30年“大干快上”之后,截止到2014年底,我國發電裝機容量已達13.6億千瓦,穩居世界第一。但同時我國也出現了發電小時數急速下降、社會用電增速放緩的情況。在這種新常態下,遭遇到發展難題的絕不僅是水電,而是整個發電行業。

          2014年,全國6000千瓦及以上電廠平均發電小時數僅為4286(再創歷史新低),同比減少235小時。其中,火電4706小時,同比減少314小時;核電7489小時,同比減少385小時;并網風電1905小時,同比減少120小時。相比之下我國的水電還算是最幸運的,得益于國家節能優化調度政策和水電的低電價,同時也由于2014年各流域的來水普遍較好,水電的平均利用小時數為3653小時,同比增加了293小時。然而,現實當中很多水電企業仍然是汛期大量棄水,損失慘重。雖然還沒有出現大面積的行業虧損,但已經嚴重影響了水電企業投資新建水電項目的信心和積極性。[5]

          應該指出,我國電力產能過剩主要是燃煤電廠的數量巨大,絕不存在任何可再生能源發電能力的過剩。眾所周知,我國目前的電力結構主要以煤電為主,因此還面臨著相當艱巨的能源結構調整的任務。具體的調整目標就是把以煤炭為主的化石能源發電的比重盡可能地降下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我國的可再生能源,無論是水電、風電還是光伏發電的發展都應該是多多益善。不過,我國燃煤電廠的產能過剩卻與我國可再生能源的電能質量普遍不高,不能保障供電的安全可靠性緊密相關。

          大家總有種印象:水電是靠天吃飯的,風電、光伏更是不可依靠的“垃圾電”,要想保障供電的安全,必須有可靠的火電機組作為后盾。結果使得很多人認為火電廠多建一些沒有什么不好。所以,我國火電產能的過剩,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

          2014年我國火電新增裝機增長了8.7%,是電力消費增長的兩倍多。截至2014年底,全國火電裝機容量約9.2億千瓦,火電設備利用小時數為4706小時,如以正常的5500小時計算,全國火電機組過剩1.3億千瓦,以更高效率的6000小時算,全國火電機組過剩超過2億千瓦。2014年我國全社會用電量約為5.5萬億千瓦時,如果按照9.2億千瓦火電裝機,運行6000小時計算,我國的火電機組基本上可以包攬我國全部的用電需求,擠占了所有的清潔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市場空間。[6]

          4.4、行政審批權下放、國家西電東送戰略受阻

          新一屆政府的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后,火電核準權限已下放至地方,基于發展慣性和本位主義,很多地方政府仍存在擴張建電廠的投資沖動。面對我國煤電產能嚴重過剩的現實,很多地方不但未能主動調整建設節奏,反而加快核準速度。最近不少省份出現了火電集中開工和投產的情況,加劇了過剩矛盾。例如,此前幾年一直未能獲得國家有關部門批準的蒙西煤電送山東的項目,在中央審批權下放之后,立即就得到了各個地方的核準。據統計在我國煤電產能已經嚴重過剩的情況下,我國目前已核準在建的火電裝機已高達1.9億,已經發路條的還大約有2億kW。[7]

          對此新情況,國家還沒有建立起相應的調控機制,也缺乏有效的制衡手段。如果任其發展,各地都從自己的局部考慮,將對國家的西部水電東送的總體戰略,構成較大的威脅。遺憾的是,在我國的行政審批權下放之后,我們至今還沒有找到一種有效的監管辦法。從理論上看,市場經濟本應該能夠通過市場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在正常的市場經濟環境下,燃煤電廠建多了,煤電機組的利用率下降,經濟效益不好,無疑將導致企業的虧損甚至破產,從而也會減少企業對新建煤電的投資積極性。但是由于我國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一大特點是,參與市場競爭的幾乎都是國有企業,他們背后的老板其實都是各級政府。所以,即使目前的煤電產能已經嚴重過剩,也必須要通過消減其它可在再生能源發電的份額(或者收入)來保障這些燃煤電廠,都不能因為沒有活干而引發社會矛盾。顯然,市場經濟的優勝略汰作用對于我國的發電行業已經失靈。

          這種不管產能是否過剩,只要建好了電廠就能賺到錢的負反饋,使得我國的很多國有企業,雖然明知我國的火電產能已經嚴重過剩,但至今投資火電的熱情不減。所以,在中國特色的市場經濟環境下,我國的政府監管,必須要能夠起到彌補市場失靈的作用。過去我們由國家發改委嚴格控制的新建電源項目的行政審批,實際上就起到了這樣一種作用。但在審批權下放之后,我們暫時似乎還沒有找到一種能夠彌補市場失靈的監管方式。按照國家能源局有關下放審批權的文件精神,目前我們的火電審批權下放,顯然已經做到了“在放權上求實效”,但還沒有找到“在監管上求創新,在服務上求提升”的具體方式。

          4.5、我國水電投資持續下降,開工嚴重不足

          前不久中電聯發布2015年一季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中指出,我國水電投資已經連續3年同比下降,目前已經不足2012年同期的一半。事實上,不僅我國新建的水電站受影響,就連一些已經開工在建的電站,也因為一旦投產就將加劇水電棄水,甚至使企業背上虧損的帽子,而不得不故意放慢了建設的速度。[8]

          在市場、政策和電價等多重因素的影響下,我國水電開發企業的投資積極性受到了嚴重的影響,新建水電的開工規模正在急劇的萎縮。目前看來,我國“十二五”規劃要求開工的水電項目,很可能連一半都完成不了。

          與“十一五”期間水電項目主要受阻于審批難的原因不同,目前水電的困境除了有審批困難之外,上網電價被封頂也是另一個巨大的瓶頸。2014年1月發改委出臺了“以電力消納地平均上網電價”核定水電上網電價的通知。社會輿論還以為水電的電價偏低,因而此通知的出臺是對水電企業的重大利好。但實際上,真正上網電價偏低的,只是過去建設的老水電,而現實中由于移民、環保成本的快速上升以及遠離用電負荷區等因素,新建的水電站的電價,早已超過一般的火電。據有關部門測算,2013年我國新建水電站的平均預算成本,已超過每千瓦1.5萬元。而電價改革通知的適用范圍,則明確說明只針對新建的電站。因此,每一個具體的水電開發企業幾乎都不會誤讀這一政策的實際作用。[9]

          有輿論分析,我國云南、四川等地水電投資降溫背后,是近年來水電整體業績下滑、虧損面增加,尤其是地調的小水電。起初省調及國調的水電效益相對要好一些,但是一些后來投資的國調大型水電站也相繼開始出現虧損。其原因是,新的水電站投資成本普遍較高,市場又沒有保障,導致一些電站投產后發電賺的錢還不夠還銀行利息。

          一旦業主對水電投資做出概算后,認為虧損的可能性很大,難免會對投資持觀望態度。有時候即使項目拿到了批文,也不敢輕易動工。不僅如此,西南地區一些已經開工建設的水電站,由于本地的電力市場有限,水電西電東送的新通道又明顯缺乏,開發商已經不得不有意放慢建設速度,以減少投產后的棄水損失。顯然,目前我國的水電投資和建設已經明顯缺乏推動力。如不進行調整,國家積極發展水電的政策將成為一句空話。目前,如何調動起社會各界開發水電的積極性,加速水電開發是一個不容忽視的緊迫問題。

          五、如何落實國家積極發展水電政策

          5.1、從可持續發展的高度,控制煤電的增長

          我們應該認識到,經濟新常態的到來是我國電力結構調整的最有利契機。應引導各發電企業在新常態下的競爭從規模轉向效益,從投資驅動轉向創新驅動。宏觀上避免過剩的發電產能繼續增加,下決心嚴格控制煤電機組的增長,逐漸壓縮我國煤電機組的比重,給國家大力扶持的可再生能源和清潔能源留下必要的發展空間。

          目前發達國家的平均年人均用電水平為5000到9000kWh。這里既包括有些國家已經達到了用電量的峰值,有些已經度過了最高峰并且開始下降的情況。如果按照接近上限的人均8000 kWh用電量估計,我國達到能源消耗頂點時,人口約14億計算,總共也就是11.2萬億kWh的電量。同時為了實現我國2030年非化石能源達到20%的承諾,我國2030年的電力構成中,至少要有40%以上的非化石能源。

          然而,目前我國已建成,核準在建和獲得路條即將建設的火電機組總量,已經超過了13億。如果以年運行6000小時計算,年發電量可達8萬億左右。已經超過總電力需求11.2萬億的70%。也就是說,如果我國目前的煤電建設項目全部投產后,即使我們從此再也不設任何火電站,我國的煤電產能也將遠遠超過我國用電最高峰時的需要。所以說,我國目前的煤電產能過剩,早已是絕對的過剩。

          鑒于我國的現行體制,關?,F存的煤電企業的難度極大,但如果采取措施控制新增的煤電機組的建設,應該還是可以辦到的。如果我們不能控制住我國新增煤電的增速,那么在今后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將極大的阻礙甚至封殺我國非化石能源的發展空間。

          按照我國在2030年前后達到能源消耗的頂峰的預計,今后我國的每年的社會用電總量的增速最多也就每年2000多億 kWh。這個增量與我國目前積極發展的水電、風電和太陽能發電以及核電的發電能力的增長已經大體相當,加上一些今后必須要建設的熱電聯產和解決電網調峰的燃氣火電機組,可以說我國目前已經具備了不再增加燃煤發電機組的客觀條件。

          然而,從另一方面看,在諸多煤炭利用的方式中,用燃煤發電代替煤炭的直接燃燒是一個清潔高效利用煤炭的重要內容。由此,很多人就自然而然的得出了,發展高效清潔的燃煤發電,也是我國能源結構調整的一個方向的結論。我們并不否認燃煤發電比直接燃燒煤炭的效率更高、排放更低,確實也應該是我國能源結構調整中的一項內容。但是,要知道電能替代是一個比用燃煤發電代替直接燃煤的,更廣泛、更重要的概念。隨著人類社會現代文明程度的提高,社會的電能替代的程度總是會不斷的提高。不過一個國家的電能替代程度,到底能達到什么樣的水平,是由這個國家的綜合發展水平決定的,而絕不是取決于這個國家多建了多少燃煤發電的電站。因為,當代提供電能的方式有很多,所以,在今天全球都在致力于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的大趨勢下,我們不僅要強調用燃煤發電,替代直接燃煤,同時更要強調用非化石的清潔能源發電,替代煤炭發電以至于最終替代煤炭的燃燒。因此,我們對于我國煤炭的高效清潔利用,并不能做簡單的擴大理解。更何況我國目前的電能替代水平,在全世界范圍內早已經算是比較高的,我國的電力在能源消耗中的比重已經高于很多發達國家。

          為此,筆者認為,國家對于火電建設,不僅要進行嚴格的控制,而還非常需要進行政策調整。相應的產業政策應該從“優化發展火電”改變為“優化調整火電”。因為,在我國的電力能源行業中火電一直是絕對的主力,火電派也一直是電力行業中絕對的強勢。所以,在前幾年的現實中,所謂的“優化發展火電”,其實一直是在優先發展。因此,火電早已經提前填滿了所有的發展空間(超過了我國能耗最高峰2030年的需求)。不僅如此,由于火電的快速發展,導致我國的能源結構過度依賴煤炭,這已經與世界各國都在積極的想辦法減少煤炭的消耗,形成鮮明的反差。以至于我國以全球1/5的人口,卻消耗了全球一半以上的煤炭。此時此刻,我們只有及時的提出“優化調整”而不再發展煤電的政策,才能與國際社會積極的關停煤電廠的大趨勢,不會產生更大的矛盾和沖突。[10]

          5.2、從國家層面加大龍頭電站水庫的開發力度

          加大流域龍頭水電站的開發建設力度。需要從體制、機制方面審視我國水電開發市場化所帶來的某些負面作用。美國、法國這些最強調市場的國家,對具有龍頭水庫的大型水電的開發建設幾乎都無一例外由政府主導而不搞市場競爭。只有強調和重視我國大型龍頭水庫開發建設的社會公益性,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大型龍頭水庫和電站建設中的移民和環保難題。

          在國際上,美國的水利水電開發非常成功。其經驗之一,就是大江大河上所有的骨干水電站的開發,完全是政府的行為。我國的三峽、小浪底也是大水庫成功建設的典范。小浪底的成功,是國家直接投資建設的結果。三峽的成功實際上也是相當于國家通過三峽基金投資建設了三峽水庫,同時通過市場化的運作,由企業建成了三峽的電站。然后滾動開發上游和金沙江。事實證明,水資源的開發有極強的社會公益性,往往需要由政府投入,才能進行有效合理的開發。

          由于青藏高原的存在,我國一些河流的水電開發項目的經濟效益非常高,所以,自從2002年我國的電力體制改革以來,我國的大型水電開發就成功的引進了市場化的機制。由原來的電力部拆分的幾大電力集團,鼓勵他們積極投入各流域的水電開發和競爭。

          幾年來,盡管我國的水電建設的市場化改革,已經取得了突出的成績,但是,較之以往由政府主導開發的水利水電工程項目相比,在市場化的水電開發中水庫建設的社會公益性,也受到了一定的局限。

          三峽、小浪底它們在我國都被劃歸為水利樞紐,并且由國家投資進行成功的開發建設。這一方面是由于它們的水資源調節作用非常強,另一方面也是由于它們的發電效益,還不足以高到能負擔起整個大水庫的建設成本。而我國的虎跳峽(龍蟠)、龍灘(包括二期),雖然也都是具有上百億庫容的重要的水資源調節工程,但是,它們都不叫水利樞紐,而被歸類為水電項目。這并不是因為他們的水資源調節作用不夠大,而是由于它們的發電效益太好了,已經具備用市場化的手段通過水力發電,就負擔起水庫建設成本的可能性。所以,在我國這些發電效益特別好的水利工程,都被劃為了水電項目,要求有關企業必須使用市場化的手段開發。

          然而,我國目前的矛盾是,由于這種行業的劃分,卻使得我國水資源作用大、經濟效益不夠好的項目,已經得到了開發,而水資源作用同樣巨大,發電經濟效益又特別好的項目,反而得不到開發了。目前,這種局面已經嚴重的影響著我國的水安全和能源安全。

          例如,早在我國“十一五”的規劃中,金沙江中游流域首先要開發的應該是虎跳峽的“龍蟠”水電站。因為,虎跳峽的巨大調節庫容,對整個金沙江,乃至整個長江,甚至說整個中國都是至關重要的。然而,我國“十一五”、“十二五”規劃的執行到今天的結果卻是,金沙江中游規劃的“一庫八級”水電站,幾乎都已經接近開發完畢,但虎跳峽(龍蟠)水電站的開發建設,不僅仍然是遙遙無期,而且最后還可能會夭折。

          出現這種局面,與我國水電的市場化開發競爭體制不無關系。早在上個世紀,我國的水利水電開發完全是國家行為的時候,虎跳峽開發的迫切性和重要性曾經與長江三峽不相上下。我國三峽水庫的總庫容393億,調節庫容221億,移民120萬。而虎跳峽當水位達到2012高程時,虎跳峽總庫容為374億立方米(比三峽略?。?,但調蓄庫容最高可達284億立方米,這時虎跳峽的淹沒耕地僅為16萬畝,遷移人口也就大約10萬人。

          一個是移民120萬,調節庫容221億,另一個是調節庫容284億,移民十萬人。這其實就是當年很多水電專家,堅持反對首先上三峽的重要原因之一。當然,移民和淹沒的損失,并不能作為水利水電開發順序的唯一指標。三峽的水資源調控總量,雖然不及虎跳峽,但是,由于它更接近長江中下游的一些重要城市,所以,其防洪、供水、航運的作用更為直接和迫切。所以,國家最終選擇了先上三峽,也是有道理的。然而,當我國水利水電開發的方式從國家直接開發,轉變為市場化開發了之后,一個比建設條件比三峽優越近十倍的工程,卻得不到開發了,就不能不引起我們的反思了。

          筆者認為,三峽的“上比不上好,早上比晚上好”的結論非常重要,然而,虎跳峽等經濟效益更好的水電站、龍頭大水庫則更應該有“上比不上好,早上比晚上好”的特點。

          我國的虎跳峽,可增加長江流域二百多億的調節庫容,我國的龍灘二期也可以增加珠江流域上百億的調節庫容。如此巨大的水資源效益,卻因為它發電的效益巨大,被劃為了水電項目,反而被擱置至今。不僅如此,如果不能改變這種只能由市場化開發的思路,再長期拖下去,這些作用巨大,效益極好的資源,甚至可能會徹底的夭折。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想一想我國未來的幾百年、上千年,在全球都可能遭受嚴重的水資源危機的局面下,我國的長江將要減少200億的水資源戰略儲備,珠江將減少100多億的水資源戰略儲備,將會是多么大的損失。而造成這一切的原因,不是別的,恰恰就是因為這些水資源項目的開發條件太優越了。如果那樣的話,我們該怎么向我們的后代解釋?

          5.3、從水資源開發的大局出發 移民環保都不是難題

          大型龍頭水庫建設的主要難點在于移民和環保。非常值得慶幸的是,我們國家當年依靠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優勢。已經成功的建成了世界上移民難度最大的三峽。然而,當實施了水電開發的市場化改革之后,我們水資源調控效益更高的虎跳峽水利樞紐的建設,卻遭遇到了巨大的困難。這里的差別就在于建水庫、管水庫的是政府,還是企業。

          我國當初開發三峽時決策者就非常清楚,這么大的一個水庫靠企業不僅建設難,而且就是建設起來了也管不好。所以我國的三峽水庫實際上是相當于國家投資(三峽建設基金),國家建設、國家管理(三峽建設委員會)。實際上,所有的特大水庫都有類似的矛盾,一個企業沒有執法權、沒有管理權,怎么可能管好一個與周邊社會有千絲萬縷聯系的巨型大水庫。盡管沒有明確的總結過經驗,但事實上,我國三峽開發的成功,已經探索出了一條市場化開發大型水電的成功路子。走市場化開發路的水電開發企業,只需要建設和管理水電站(樞紐大壩電站)就行了,為什么非要擁有整個水庫的所有權、使用權和管理權?假如我們能明確的要求,特大型的水庫需要由國家(或地方政府)來建設和管理,發電企業只需要通過支付必要的水資源費(或者投資入股)等方式來承擔相應的成本,那么所有的移民、環保等方面的問題,就都應該是政府的,而與企業無關了。

          在我國現行的水電開發體制下,企業開發,政府配合,當然也不是不能做好移民工作,但總存在一個能否緊密配合的問題。一旦配合不夠好,就會出現很大的問題。三峽是由國家開發的,政府把移民的組織、實施和輿論宣傳都當做自己的職責,所以,非常的成功。大渡河上的瀑布溝,是由企業開發的。各級政府雖然也非常支持、配合,但由于一些小企業主,買通了個別縣政府的官員挑撥移民阻礙開發。最后就造成了大規模的群體事件,以至于工程推遲了一兩年,也造成了巨大的損失。

          目前,由企業開發的水電項目的水庫移民,真是非常、非常的困難。他們不僅要照顧到每個移民的訴求、還要滿足各級地方政府的各種條件,同時還要應付好國內外各種極端組織挑撥離間、造謠中傷。所以,目前我國的大型龍頭水庫的市場化開發,移民問題是一個巨大的障礙。如果政府能擔任建水庫、管水庫主角,不僅水庫移民的問題容更易解決好,而且還可以把水庫移民和社會主義新農村的建設以及當地的城鎮化和經濟發展緊密聯系起來。真正實現受惠于經濟發展的不僅僅是水庫移民,而是整個地區的所有民眾的社會公平。實際上,不管我們承認與否,目前我國的水電開發體制,早已經有了“給移民的補償越多,越加劇社會不公”的傾向。

          所以,要解決我國大型水庫的移民難和開發成本高的問題,需要從根本上轉變思路,由政府承擔起相應的責任,從解決我國水安全和能源安全的大局出發,加快龍頭水庫的建設。最好直接由政府負責開發建設和管理水庫,開發商只負責水電站樞紐的投資和建設。這樣一方面,地方政府可以在建設大水庫的同時,配合移民完成好建設新農村和城鎮化的任務,另一方面,還可以在水庫建成后通過收取合理的水資源費的方式,由受益的相關發電企業合理的分攤成本。這樣我國就不會再出現效益越好的水資源項目,越得不到開發利用的怪事了。

          5.4、從國家層面,保障西電東送能源戰略的實施

          西電東送是根據我國的資源稟賦做出的國家戰略。實現可持續的發展依靠可再生的能源是我們國家的“必由之路”。這個“必由之路”明顯具有緊迫性和全局性的特點。緊迫是因為,我們人類的化石能源資源是有限的,最多也只能支撐我們再使用一、二百年的時間。在此期間,如果我們多燒一點,就會給我們的后代少留一點。本來如果我們不去考慮后代的生存和死活,是可以把這資源枯竭的難題留給后人的,但現在燃燒化石能源的過量溫室氣體排放,已經對整個人類構成了嚴重的威脅。所以,國際社會一致要求我們必須從現在起就盡可能的減少化石能源的使用,盡可能的利用在再生的能源?!氨赜芍贰比中缘奶攸c在于,我國當前最主要的可再生能源水電的80%都在西部,而我國主要的用電負荷都在東部。要想充分利用西部的水電,必須實施全局性的西電東送的能源戰略。

          不知道應該算是幸運,還是不幸,我國負責氣候談判的官員和專家們,成功的把國際社會要求我們承擔法定減排義務的要求拒之門外。以至于我們很多國人至今都還感受不到走“必由之路”的緊迫性。與此同時,一些只需要對本地當前的發展負責地方官員,如果沒有上級明確的要求,當然也不會主動去考慮全局性的國家能源戰略。因此,西電東送的國家戰略實施,必須依靠中央政府來推進。

          本屆政府的審批權下放地方之后,原來通過國家統一審批項目來促進水電“西電東送”的方式已經不復存在。在經濟不景氣,煤價下跌的現實面前,各地為了拉動本地的GDP都在積極的開建自己的燃煤電廠。在這種缺乏國家統一規劃、協調的情況下,我國的云南、四川、西藏等水電資源大省,只能無奈的大量棄水并降低新建水電的開發速度。其原因很清楚,不實施西電東送,我國西部的水電資源就不能開發太快,因為就是開發出來,肯定也用不了。而西電東送戰略的實施,又離不開國家層面的統一協調、規劃。當然,一旦我們國家接受了國際社會碳減排的法定義務,東部省份很可能會為了減少碳排放的高額付費,主動要求接納西部的水電。不過,即使到了那時候,我國西部的水電開發也需要有510年建設滯后期。因此,最明智的辦法就是,在接受強制減排指標之前就做好準備。堅持實施我國西電東送的能源戰略,保障西部水電的開發不降速。不過,這件事情目前看來并不樂觀,只能寄希望于國家有關部門早點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并統一組織、協調西電東送的戰略實施,保障我國西部的水電開發不再因為市場的局限,而被迫減速。

          六、研究和落實支持水電發展的政策立法
            當前的電力體制改革,是我國能源領域內的一場深刻的革命。在這場重要的變革中,也應該研究和落實支持水電發展的相關政策和立法,完善保障水電優先上網的機制,建立市場與電網能接納、發電企業能承受、水電發展有后勁的可再生能源發展模式。

          我國的《可再生能源法》?第二條規定“本法所稱可再生能源,是指風能、太陽能、水能、生物質能、地熱能、海洋能等非化石能源。?水力發電對本法的適用,由國務院能源主管部門規定,報國務院批準?!?/span>

          水力發電屬于可再生能源,但又不能適用《可再生能源法》。關于這一問題,筆者曾和參與該立法的人大委員們進行過交流。立法委員會認為,水能雖然也是可再生能源,但是,由于其開發技術已經成熟,不像風能、太陽能等發電技術還在探索階段,國家如果不給于財力上的支持,根本就發展不起來。所以,水電開發并不需要用可再生能源法進行具體的調整。但同時法律已經明確的規定,水電屬于可再生能源,發展水電完全符合?可再生能源法的“第一條 為了促進可再生能源的開發利用,增加能源供應,改善能源結構,保障能源安全,保護環境,實現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制定本法?!钡牧⒎康?。所以,另行規定了“水力發電對本法的適用,由國務院能源主管部門規定,報國務院批準”。

          不過,有點令人遺憾的是,我國的可在再生能源法已經頒布實施了近10年,但水力發電到底該如何適用可再生能源法的具體規定?至今還沒有出來。近十年來,我國的風電和太陽能發電都獲得了長足的發展,然而,我國的水電發展,雖然也取得了巨大的成績,但總的來看,卻并不那么盡如人意。例如,我國“十一五”和“十二五”規劃中所制定的,對水電的實際發展影響最大的,新建水電項目開工的計劃,不僅都沒有完成任務,而且差距還非常之大(高達50%)。近十年來,在我國新建的水電項目只完成了一半的情況下,我國水電的年發電量從3000多億(千瓦時)增長到了一萬億。據此我們可以估算,如果我國的“十一五”和“十二五”的新建水電發展規劃,全都如期完成,我國水電年發電量的增量,至少應該再增加5000億左右。要知道這5000億,并不需要國家拿出任何財力的資助,而只需要有一個類似《可再生能源法》那樣真正支持水電發展的法律政策。而與此同時,在我們的可再生能源法的政策支持和引導下,我國風電和太陽能發電的能力,已經從零增長到了1800億。不過這是需要我們國家每年付出幾百億,甚至是上千億電價補貼后換來的結果。

          兩者一對比,我們就不難發現,世界上各個發達國家,開發利用可再生能源幾乎無一例外的遵循:水電、風電、太陽能這樣的三部曲的原因何在?因為所有的發達國家,開發利用可再生能源的目的,都是要以最小成本獲得盡可能多的可再生能源,以便完成他們的減排指標。而我們國家似乎有所不同,由于我們至今還沒有承擔法定的減排義務,所以,我們更關注的似乎是碳減排的形式,而不是實際的結果。目前,國際上的發達國家,水電資源大都已經開發殆盡,所以,現階段各國在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主要關注的是風能和太陽能。我們似乎為了能顯示出,在發展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我們所做的一切不比任何國家差。所以,我們立法、我們投入,我們的風能和太陽能的發展,也取得了讓世界刮目相看的好成績。

          然而這一切努力,卻并沒有改變我們國家的在2012年的煤炭消耗,超過了全球的一半;在2013年,我國的碳排放達到了全球的28%,總量超過美國加歐盟之和,人均碳排放也超過了歐盟的命運。其原因何在?筆者認為,也許是因為我們在可再生能源的發展的順序上出了問題。[11]

          對于我們國家,最好的結果應該是:不需要財政補貼水電優先發展、同時也下大力氣支持風能和太陽的發展。最差的情況是,既不支持水電的優先發展,也不資助風能和太陽能的開發和利用。在這中間,還有支持優先發展水電,而不資助風能、太陽能的開發利用;和不支持優先發展水電,但資助風能和太陽能的開發利用兩種不同的選項。非常遺憾的是,我們很不明智的選擇了后者。

          由于至今我國最重要的、最應該優先發展的可再生能源--水電,一直沒有得到我國可再生能源法的支持和保障。所以,十年來我們失掉了大約(5000/年)的水電可再生能源。盡管,通過法律的支持和國家的巨額投入,我們也獲得了(1800/年)的風能和太陽能可再生能源收益。對此,有國外的專家認為,這是因為我們國家沒有承擔法定的減排義務,沒有實際的減排壓力,所以,我們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努力,作秀的成分大于對實際結果的需求。筆者也比較認同這一看法。設想如果從十年前起,我們就有法定的減排壓力的話,我們怎么可能會去選擇一條“撿了花高價的芝麻,卻丟了不花錢的西瓜”的可再生能源發展道路呢?

          好在至今我們國家還沒有法定的減排指標,也可以說在發展可再生能源的問題上,我們還有“亡羊補牢”為時不算太晚的余地。如何亡羊補牢?當然是盡快完善國家支持水電優先發展的可再生能源立法。不要再讓可再生能源法中的“水力發電對本法的適用,由國務院能源主管部門規定,報國務院批準?!钡姆梢?,十年之久,居然都沒有音信??傊?,在發展可在再生能源的問題上,我們一定要尊重科學,尊重各國發展水電、風電、太陽能三部曲的客觀規律,優先發展水電。

          結語

          最后,在呼吁盡快完善我國可再生能源的立法的同時,筆者認為,我國的電力能源政策應該盡快的調整為:優先發展水電、積極發展非水可再生能源、安全發展核電和優化調整火電。筆者預言:無論有關部門對本調整建議的態度如何?一但我們國家承擔了法定的碳減排義務,必然就會去選擇這樣一條優先發展水電的科學發展之路。更何況當前我國的水資源開發,也迫切的需要能通過加速發展水電,來解決我國水安全的難題。

          ?

          參考文獻:


          ?






          水利人

          水利人的移動圖書館
          訂閱號:shuili-ren
          合作微信:jnfap0
          投稿郵箱:hmfap@163.com




          長按圖片識別二維碼,關注公眾號

          每天接收有趣實用的水利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