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egend id="7naxk"></legend>
      <li id="7naxk"><acronym id="7naxk"></acronym></li>
      <em id="7naxk"><acronym id="7naxk"><input id="7naxk"></input></acronym></em>

      <th id="7naxk"></th>

          <progress id="7naxk"></progress>
          大興水利水電勘測研究會

          水電開發步入“下半場”——訪中國工程院院士陸佑楣

          E小水電2021-11-02 12:41:19


          在中國水電開發進入“下半場”之際,對工程項目而言,技術、資金已不是障礙,如何厘清極端環保主義者的邏輯,怎樣看待水能出力有限的現實,未來能源轉型格局下我國水電企業該如何抉擇?近日記者采訪了中國工程院院士、原能源部副部長、原中國長江三峽工程開發總公司總經理陸佑楣。他認為,基于天人合一的思想,開發水電與生態保護并不矛盾,其初衷都是實現人類可持續發展,要客觀看待水電工程利弊,在人類能源轉型歷程中,應從全球角度、全生態視野謀劃,以系統思維考量,持續推進水電及其他能源協調健康成長。


          愈行愈難不改初心


          記者:《水電發展“十三五”規劃》明確了2020年水電總裝機達到3.8億千瓦的目標,但距離我國水能資源“天花板”似乎不遠了,您認為,未來我國水電發展的重點在哪里?


          陸佑楣:水利水電規劃設計總院的研究數據顯示,中國所有河流的水能資源,理論可開發容量有6.9億千瓦,技術上可開發容量約5.4億千瓦,經濟可開發容量約4億千瓦,截至目前已經開發了3.3億千瓦,而且越到后面開發難度越大、成本越高。


          現在水能資源富集的金沙江流域正在開發,西南地區還有怒江流域可開發2000萬千瓦,雅魯藏布江大拐彎是世界水能最集中的地方,可開發容量5000萬千瓦。但雅江是否要開發,還要通盤考慮地質條件、輸電成本、生態環境、科技水平、經濟發展等因素,綜合評估才能決定。


          記者:這意味著,我國水電開發步入“下半場”。人們的關注視角似乎也從水利轉為對危害層面的評價,比如生態環境、地質災害等。甚至有人認為水利工程是破壞環境,宣稱自然的河流就讓它自然存在。您認為,應如何客觀評價水電發展的初衷?


          陸佑楣:這種情況大多是那些對水能資源利用缺乏全面認識、對洪水災害缺乏直接感受的人對公眾的誤導。


          水庫大壩修建后,改變了原有的生態環境。然而水利工程對生態環境影響的好壞,應該以聯合國提出的人類可持續發展目標為標準,這與開發水電的初衷也是一致的。那些對生態環境有利,社會綜合效益很高的水電工程,是有利于人類可持續發展進程的。


          不要對立要和諧


          記者:從當下的時點判斷,技術已不是主要制約水電發展的因素,環境制約、水權爭端問題日益突出。您認為,應如何看待所謂的“生態帝國主義”這股潮流?


          陸佑楣:生態其本意是指各種不同生物間,包括人類、植物、動物、細菌、病毒等種群的相互依存關系。人類是自然界的一份子,絕對不是置身世外的另外一個群體,人與自然不能分開來談,不可能對立起來,這即所謂天人合一。生態平衡是相對的,自然界處在不停的演變過程,因此我們只能在變化中尋求人與自然的和諧。判斷的標準,就是看它對人類可持續發展是否有利。有利于人類可持續發展的事情,我們就要干,比如修水利工程。對中國而言,我們的人均水資源擁有量極低,低于全球平均水平。正是由于水資源時空分布的不均衡,才要靠水利工程進行調節,這也表明水利工程是人類永恒的需求。


          記者:對于水電開發帶來的一些問題,該如何看待,怎么處理?


          陸佑楣:為了解決洪水災害的問題,得到優質的能源,總會有得有失,比如有些魚類受到一定的影響。需要強調的是,目前江河魚類的減少是多種因素造成的。目前,受影響魚類主要靠增殖放流站場進行人工繁殖,魚類保護這一課題需要持續不斷研究。


          記者:當前,我國待開發水電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區,經濟社會發展相對滯后,您認為,應如何看待移民安置難度持續提高問題?水電開發者、地方及中央政府,對區域經濟未來發展應如何厘清責任的邊界?


          陸佑楣:這是一個財富分配的問題,水電自然資源經過開發后,變成了財富,作為水資源所在地的貢獻者——水庫移民,沒有得到持續的利益分配。移民問題應該從可持續發展的角度去理解,不是簡單蓋房子搬遷就完了,應該讓移民有安穩的生活環境和發展環境,并與國家的脫貧計劃相適應,讓資源所在地居民也得到一部分財富分配。


          未來水電開發的投資補助和分攤機制的核心是水資源利用效益的分配問題??梢钥紤]水庫移民以被征土地作為大壩建設投資的股份,在水庫大壩收益中享有合理分紅,這將是探索解決相關問題長效機制的一種辦法。


          選擇但不能依賴


          記者:三峽工程自立項之初,一直倍受各方關注,您如何評價三峽工程的利弊,及其對防洪、發電、航運等方面的影響?


          陸佑楣:建設三峽工程肯定是利大于弊。防洪是第一位的目的,主要是控制宜昌以上長江干流的洪水,解決長江中游荊江河段兩岸富饒的江漢平原的1500萬人口和150萬公頃洪水威脅問題,三峽工程發揮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在發電、航運方面,事實勝于雄辯。截至今年3月1日12時28分,三峽電站累計發電突破一萬億千瓦時,成為國內第一座連續發電突破一萬億千瓦時的水電站,為提供清潔能源作出了巨大貢獻。三峽船閘自2003年通航以來,其通過量保持年均15%的增速,2011年超過1億噸,提前19年達到其設計通過能力。


          三峽工程經過17年建設、14年蓄水運行實踐,證明了它是符合“人類的可持續發展”——即“既滿足當代人的需要,又不對后代人滿足其需要的能力構成危害的發展”這一理念的。


          記者:在防洪效益方面,每逢下游如鄱陽湖、洞庭湖流域遭遇洪澇和干旱時,就有輿論說“三峽根本發揮不了作用,到頭來各地還在發洪水,還得防洪抗災”,您如何回應?


          陸佑楣:三峽工程雖然是長江防洪體系中的一個關鍵工程,但不可能解決所有的問題。長江流域防洪是一個綜合的防洪體系問題,不能依賴某一個工程來解決。長江中下游的洪水一方面來自上游,另一方面是當地暴雨匯入支流,只有通過綜合治理才能緩解旱澇災害。


          記者:如何評價水電在人類能源轉型歷程中的地位?


          陸佑楣:自然界的能源是很豐富、多元的,不存在絕對的能源危機,關鍵是怎么去選擇和使用。在漫長的發展過程中,人類使用的能源可以分為三類:一是基于化學反應的化石能源,如煤炭、石油、天然氣等;二是基于物理性質的可再生能源,如風能、太陽能、水能等;三是通過原子核分裂或者聚合產生的核能。


          由于煤炭等化石能源處于地表相對方便開采,人類社會在發展過程中自然地優先利用煤炭完成了工業化進程。但隨著煤炭等化石能源的大量消耗,造成了當今困擾人類的環境問題。逐步減少化石能源的使用,已經成為國際社會的共識。水能資源是優質的可再生能源,不排放一立方米廢氣或固體廢物,也不消耗一立方米水,其能量密度遠高于其他可再生能源,因此需要充分利用。然而,水能資源能量無限但總量有限,人類能源的最終取向還是要依靠核能。


          記者:對于身處“下半場”的水電企業而言,面對國內經濟開發性越來越差的現實,未來之路該如何選擇?


          陸佑楣:除了持續開發尚未利用的水能資源,要維護好目前在運水電站,通過互聯網+技術,提高其運行效率,這是個管理問題。要遵循市場規律,鼓勵國內的水電建設隊伍走出去,到其他地區比如“一帶一路”沿線的發展中國家,水電開發會有很大的空間,這是一個很好的發展方向。


          更多項目信息,關注「E小水電」公眾號


          或訪問?www.eshuidian.com.cn

          推薦

          出品 | E小水電(ID:exshuidian)

          歡迎分享給你的朋友


          陸佑楣院士:水電是永恒的需求


          院士談 | 陸佑楣:每個人的生命中都需要一條河流


          本文來源于能源評論

          【E小水電】專門為小水電站(包括在建、待建)的融資和轉讓提供免費推廣服務,請聯系158 8005 7005。

          @ E小水電保留最終解釋權

          友情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