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legend id="7naxk"></legend>
      <li id="7naxk"><acronym id="7naxk"></acronym></li>
      <em id="7naxk"><acronym id="7naxk"><input id="7naxk"></input></acronym></em>

      <th id="7naxk"></th>

          <progress id="7naxk"></progress>
          大興水利水電勘測研究會

          【深度】中國水電開發潮退

          工業能源圈2021-10-04 16:49:59

          中、下游河流地理位置相對便利的水電項目開發已接近尾聲,水電行業發展重心轉向開發難度大、生態環境脆弱的西南地區河流中、上游流域。



          中國水力資源集中的西南地區,長江、瀾滄江和怒江在高山峽谷中自西向東奔流著。在這三條并行的大河里,除了唯一一條沒有建大壩的“處女河”怒江之外,其余兩條大河上,在建或已投產的中大型電站眾多。


          這些水力發電站坐落于重山間的河流之上,通過攔截河川水,再讓其從高處流下,并把過程中所產生的勢能轉換成水輪機的動能,再借水輪機為原動力,推動發電機產生電能。最終,發電后的水經由尾水路再回到河道,繼續供電站下游使用。


          最新統計數據顯示,中國內地水力資源理論蘊藏量在1萬千瓦及以上的河流共3886條,水力資源技術可開發裝機容量為6.61億千瓦,年發電量為2.99萬億千瓦時。


          作為當前最成熟、最重要的可再生清潔能源,水電在中國經歷了多個發展階段,總裝機容量從1980年代的1000萬千瓦左右,躍增至2015年末的3.2億千瓦,占全球水電裝機容量的1/4。


          多年來的“大干快上”,雖然大幅提升了水電裝機容量,但隨著中國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全社會用電量增速長期低迷,中國水電如今步入了一個略顯尷尬的境地。


          一方面,水電是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占比最大的清潔能源,對中國繼續調整能源消費結構,對完成2020年非化石能源消費比重達到15%的國際減排目標,有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中國政府仍在規劃和產業政策層面上鼓勵其發展。


          另一方面,水電開發成本增加、棄水嚴重等問題,不僅導致了“十二五”期間水電開工不足,更可能影響水電行業在“十三五”期間的可持續發展。


          建設成本增三倍


          “華電在四川的雜谷腦河流域梯級水電站和西溪河洛古水電站,便已處于虧損狀態,每年虧損額平均約1億元?!敝袊A電集團金沙江上游水電開發有限公司(下稱金沙江上游水電)一位高管對界面新聞記者說,水電項目一次性投資大,在成本升高、還貸壓力、市場需求減弱、水電消納等原因的作用下,都可能導致電站的虧損。一些電站已經出現了現金流斷裂的情況,威脅到了企業的生存。



          紅葉水電站(雜谷腦河流域梯級開發的第二級水電站)

          上述高管稱,金沙江上游水電現在正負責金沙江上游河段的梯級開發,承接西電東送接續能源基地的建設。


          “‘十三五’期間的行業問題,我們已經遇到了?!彼f,“水電開發對藏區的帶動作用明顯,無論是基礎設施建設,還是該地區能源產業、就業等都有幫助,從這個角度講建設是很有益的?!?/p>


          四川省能源協會秘書長、四川大學能源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馬光文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隨著中國河流中下游以及地理位置相對便利的水電項目開發已接近尾聲,目前水電行業發展重心轉向未開發資源集中的西南地區河流中、上游流域。這部分資源接近藏區,生態環境脆弱,開發難度不斷增大。


          據《電力“十三五”規劃》顯示,未來五年將以西南地區的金沙江、雅礱江、大渡河等河流為重點,推進大型水電基地建設,但這些流域,卻是地質情況復雜、自然災害頻發的區域。


          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的一位專家對界面新聞記者介紹,水電開發重心向河流中、上游流域轉移,將會產生交通不便,水電項目設計、施工難度加大,輸電距離增大等一系列問題。上述問題都會增加水電項目的投資成本,會降低水電的經濟性,這都是投資者需要考慮的。


          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發布的《2016年1-9月電力工業運行簡況》數據,今年1-9月,在電源完成投資中,水電完成投資354億元,同比下降20.5%。


          “此外,水電項目開發涉及移民、少數民族宗教、文化等矛盾棘手問題,加上需要背負地方政府如建設道路等諸多要求,都將增加項目投資成本,直接導致水電項目的經濟性受到損害?!瘪R光文說,“隨著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電力供需形勢日趨寬松,許多新項目甚至進入了投產便虧損的窘境?!?/p>


          除了華電雜谷腦河流域梯級水電站,國電大渡河公司也好景不再。該公司水電裝機量為966萬千瓦,2015年總發電量超300億千瓦時,2016年預計將達370億千瓦時?!吨袊茉磮蟆?月26日在《5億補償火電,四川水電很委屈》一文中稱,國電大渡河公司今年的利潤可能源自國家降息從而減少了財務成本。


          上述金沙江上游水電高管對界面新聞記者介紹,“十五”“十一五”的十年間,是中國水電高速發展階段,裝機容量不斷增長,彼時電站開發成本平均約為每千瓦6000元-7000元。但“十二五”期間每千瓦的成本已經躍至1萬元,在“十三五”期間,每千瓦的成本已經超過1.5萬元,增長近300%。


          面對成本增高的新情況,該高管認為,作為企業,只有通過加強管理、減少浪費,最大程度的降低電站成本;但在國家層面,他希望國家能對水電貸款進行貼息補貼,優惠貸款。


          “華電項目的建貸利息占總投資額的比重約在20%-30%,因此貸款優惠對企業和行業的發展很有幫助?!彼f。


          未完成的水電規劃


          按照《水電發展“十二五”規劃》要求,“十二五”中國新增投產常規水電指標為6100萬千瓦,新開工常規水電指標為1.2億千瓦,抽水蓄能指標為4000萬千瓦,新增投產7400萬千瓦。至2015年末,水電總裝機容量應達到2.9億千瓦,其中抽水蓄能3000萬千瓦。


          但實際完成情況則顯示,“十二五”期間,中國除了常規水電新增裝機約9800萬千瓦,為規劃目標的160%之外,包括常規水電新開工規模、抽水蓄能新增裝機及新開工規模等反映行業可持續發展能力的主要指標,均遠低于水電“十二五”規劃目標。


          今年2月,水電水利規劃設計總院院長鄭聲安,在2016年中國水電發展論壇上指出,“十二五”期間,中國常規水電新開工規模5800萬千瓦,僅為規劃目標的48%;抽水蓄能電站的新增裝機容量和新開工規模分別為732萬千瓦和2090萬千瓦,分別完成了水電“十二五”規劃目標的55%和52%。


          11月7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發布的《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下稱《電力“十三五”規劃》)顯示,主管部門已將“十三五”期間水電發展的指標下調。


          根據《電力“十三五”規劃》要求,未來五年中國將積極發展水電,全國常規水電新增投產約4000萬千瓦,開工6000萬千瓦以上,其中小水電規模500萬千瓦左右。到2020年,常規水電裝機達到3.4億千瓦。抽水蓄能電站裝機新增約1700萬千瓦,達到4000千瓦左右。


          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對界面新聞記者表示,大量棄水、審批困難、水電經濟性大不如前以及環保壓力等多方面因素作用,導致了水電規劃大打折扣。


          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電力行業資質認證專家、發改委節能評估專家、四川水力發電工程學會理事長馬懷新則認為,“十二五”期間新增裝機超額完成,但新開工規模,抽水蓄能的新裝機和新開工規模都只完成一半,以及《電力“十三五”規劃》將水電發展目標調低,這都說明中國水電的開發高潮已成為過去。


          水電大省“棄水”缺電


          除了水電站建設成本增加之外,中國水電行業還臨著另一個棘手問題——云南、四川兩個水電大省的大量“棄水”。


          四川和云南同為中國水力資源最為豐富的地區,在國家實施“西電東送”戰略后,兩省均大力加強了水電建設。


          截至2015年底,四川省水電裝機6759萬千瓦,占總裝機容量的比重近80%。但隨著中國用電需求持續下行,電力供大于求,加上四川水電電源集中在近幾年投產、外送通道建設滯后等因素影響,四川省電力供應從“豐余枯缺”快速轉變為“豐??萦唷?,四川的“棄水”問題日益凸顯。


          據國家電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對外披露的數據顯示,2012年-2015年,四川電網水電“棄水”電量分別為76億、26億、97億和102億千瓦時。


          “棄水”分為正常棄水和非正常棄水的兩種。正常棄水是指下游水位較低的正常開閘放水及豐水期庫容不夠的放水,是水庫正常的調峰功能;非正常棄水則是因為電力供過于求,讓本應該用于發電的水白白流走,造成損失。


          四川發改委預計,“十三五”期間該省將新增水電裝機1800萬千瓦以上,水電總裝機將達8600萬千瓦,在不增加外送通道的情況下,富裕電量將達到600億千瓦時。屆時,大量水電清潔能源將得不到有效利用,可能將產生200億千瓦時的“棄水”。


          不過,四川省并非“棄水”最為嚴重的區域,與之相鄰的云南省,在糯扎渡等水電站陸續投產后,電力供應從也同樣從“豐盈枯缺”的季節性富余變為“常態性供過于求”。


          云南省工信委公布的數據顯示,在“十二五”期間,該省的水電裝機為5848萬千瓦,同比上漲5.7%。在裝機迅速增長和用電增速放緩的雙重壓力下,自2013年開始,云南也出現大量“棄水”。在2013年、2014年和2015年,云南省的棄水電量分別為50億千瓦時、168億千瓦時和152.6億千瓦時。


          “‘棄水’的根本原因在于需求側缺乏協調,其次是外送通道跟不上?!瘪R懷新說。


          中國經濟增速下降后,電力消費增速下降較快,電力市場整體嚴重過剩,“棄水”的關鍵還是市場需求問題。東部許多省份要求削減甚至拒絕西部水電,“東部火電裝機規模一直在上升,需要考慮當地經濟發展以及社會穩定問題?!睆埐┩フf?!敖鉀Q棄水應從國家層面保證西電東送,這不是一兩個省份能單獨解決的問題?!?/p>


          時任四川省發改委主任唐利民在今年兩會的提案中亦建議,國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發電全額保障性收購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中未將水電納入全額保障性收購范圍。希望在國家層面建立清潔能源統籌消納保障機制,并將水電納入全額保障收購范圍,使四川水電在全國電力消費市場中統一消納。


          本月發布的《電力“十三五”規劃》中,也要求在未來五年堅持市場化消納機制,基本解決四川、云南水電消納問題。強化政策措施,新建項目應提前落實市場空間,防止新的“棄水”現象發生。


          針對棄水問題,《電力“十三五”規劃》還明確,將重點依托西南水電基地開發,建成金沙江中游送電廣西、滇西北至廣東、四川水電外送、烏東德電站送兩廣輸電通道,開工建設白鶴灘電站外送工程,并積極開展金沙江上游等消納方案研究。


          然而,本是水電大省的四川和云南,卻可能在今年冬季面臨短期時段性電力緊張。11月11日,在國家發改委召開的新聞發布會上,發改委秘書長李樸民表示,今冬明春全國電力供需形勢總體寬松,但個別地區不排除可能出現短期時段性緊張的情況。而用電可能出現短期緊張的地區,首當其沖的便是用電結構中水電占比較大的省份。


          中電聯發布的《2016年前三季度全國電力供需形勢分析預測報告》亦稱,2016年全國水電廠蓄能值同比減少,結合氣象部門預測今冬全國大部地區降水以偏少為主的初步判斷,預計四季度全國水電生產形勢總體不容樂觀。


          另據《四川日報》報道,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發展策劃部主任周樺曾在該省清潔能源開發與利用的專題研討班亦指出,四川水電機組多為徑流式,整體的調節性較差,枯水期發電能力僅是豐水期的1/3。這也意味著大部分水力發電只能即發即用,并不能將夜間發電保存到第二天白天利用。因此在用電的平段和谷段,就有可能產生一定量的棄水。而隨著今年冬季水量減少,低溫或抬升用電需求,“棄水”大省也將面臨著短期分時段的電力緊張。


          兩個“棄水”大省也在試圖想辦法解決問題。2016年5月,國內最大的水電送端省級電力交易平臺——四川電力交易中心有限公司掛牌成立,通過與北京電力交易中心的聯動,推動跨區跨省外送,促進四川清潔能源消納。此外,四川電力交易中心還發展和衍生了三大類17個市場化交易品種,為大客戶量身定做方案,促進省內直接交易、就近吸納。


          今年9月,云南省政府印發《關于加強中小水電開發利用管理的意見》,強調原則上不再開發建設25萬千瓦以下的中小水電站,已建成的中小水電站不再擴容,結束了云南省中小水電建設十余年的快速發展路程;同月,四川省政府也通過了《關于進一步加強和規范水電建設管理的意見》,明確在“十三五”期間,四川將嚴格控制中型水電項目核準,全面停止小型水電項目開發。


          為解決外送通道問題,10月31日“十三五”期間四川省建設的首條電力外送通道——川渝電網500千伏第三通道工程開工建設,該工程總投資11億元,全長327.5公里,預計于2017年7月底建成。投運后將新增川電外送能力200萬千瓦,預計每年幫助外送消納水電70億千瓦時,一定程度緩解四川“棄水窩電”壓力。


          工業能源圈 | 轉載須知


          1. 標題前須標注【工業能源圈】,作者處標注原作者名;

          2. 正文前加注:本文選自界面新聞旗下公號“工業能源圈”(ID:IE_jiemian),已獲得其授權,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回復以下關鍵詞或序號,或通過公號下方菜單欄,均可獲取“工業能源圈”更多精彩內容~

          100.鋼鐵?|?101.安賽樂米塔爾?| 102.蒂森克虜伯?| 103.浦項?|?104.寶鋼?|?105.河鋼 ?| 106.鞍鋼?|?200.機器人?| 201.ABB?| 202.發那科?| 203.安川?| 204.庫卡?|?300.工業制造?| 301.GE?|?302.西門子?|?303.阿爾斯通?|304.卡特彼勒?| 305.三一?| 306.中聯?|?400.傳統能源?|?410.石油?| 411.中石油?| 412.中石化?| 413.中海油?|414.殼牌?|?415.??松梨?span style="max-width: 100%; color: rgb(51, 51, 51); line-height: 22.4px;">?|?416.BP?|?420.原油?| 430.煤炭?| 431.神華?|?432.中煤能源?|?500.清潔能源?|510.光伏?| 511.天合光能?|?512.英利?|?513.阿特斯?|?514.順風?|?515.協鑫?|?520.核電?| 521.中核?|?522.中廣核?|?523.國電投?|?530.風電?| 531.金風?|?532.遠景能源?|?540.水電?| 541.三峽?|?542.葛洲壩?|?550.電力改革|?551.華能?|?553.中電投?|?554.國家電網?|?555.南方電網?|?560.天然氣?| 561.頁巖氣?|?562.煤層氣?|?600.礦業?| 610.鐵礦?|?611.必和必拓?|?612.力拓?|?613.淡水河谷?|?620.有色金屬?| 621.中國鋁業?|?622.中國五礦?|623.稀土?| 624.黃金?|?700.環保?| 800并購?| 000.深度?| 701.新材料

          ▲長按二維碼,識別關注


          友情鏈接